一个人喝了点小酒有些微醺,耍性子把脑袋枕在猫身上,不知不觉,就这样睡着了。仿佛过了很久、很久,迷迷糊糊中,感觉到猫一点一点地,缓慢地在试图抽身出来,我闭着眼睛继续睡,猫小心翼翼,宛如对待易碎之物,直到我的脑袋静静地平稳着陆在地板上,似乎听到它还叹了口气。是个好猫了。@小波福娃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