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单调得像巴普洛夫的狗,日子凄惨得像薛定谔的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