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苦几十年,也不过是红警里500块钱一个的工程师,50块一条狗咬死一片的那种,一个大兵突突死一片的那种,一辆Tank碾死一片的那种。只要他进入一个行业,或实验室,或工厂,或军营,或油田,或修桥补路,就一辈子被奴役在那里别想出来了。怎么这么悲伤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