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前,我在陪产室看着虚弱无力的她,她轻声的问我:男孩还是女孩。我说生了个漂亮的女儿,你辛苦了。她皱起眉头用略带委屈的语气和我说对不起。我把她的头放在我的胸口轻抚她的秀发温柔的告诉她:没事,我不在意,男的女的我都喜欢,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三年后我终于知道了她为什么说对不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