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妈的,路过任何一群人,只要他们保持沉默,然后在你身后五米突然开始爆笑出声,都觉得是在笑自己。还不能转身跑去求证。仿佛被判了无法申诉的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