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应该举办一个允许运动员吃禁药的奥运会,这样就能知道人类的极限在哪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