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对自己说过地最大谎言是:“不需要写下来,我能记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