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侄子发了条心情:“把一个人的温暖,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。”我问他:“咋地,又失恋了?”他说:“不是,暖宝宝被人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