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过年我发明了一种类似于俄罗斯轮盘赌的二踢脚的玩法——几个小伙伴围成一圈,二踢脚点燃往天上扔,然后几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跑,嘣着谁谁下次扔,现在想想好赤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