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是“要做有趣的人”这一追求的广为流传,使世界上多了好多无趣还很努力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