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人地地道道纯爷们。班上有一个娘炮,长得特别的风骚,说实话,第一眼看见他,我真想把他打死,为民除害。可是他的叫声太过惨烈了,是我人生当中,唯一一个能让我硬起来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