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初二那年我入了团,很激动。老师拿着那枚团员徽章给我带上,当着台下很多同学的面问我有什么感受感想,我眼泪“哗哗“地流出来了,说:徽章的别针扎到肉了,疼…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