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褪下牛仔裤,脱下网袜,又将牛仔裤穿上,我很诧异的看着她,卧铺车厢外轰隆隆的经过一片片麦田和电线杆,她将网袜铺平,眼皮抬了一点,看着我的胸口,并不以我对视,柔声说: 来下五子棋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