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兄弟被前段感情伤得很深,于是独自离乡两年未归。前几天特意从外地赶回来,参加他妹妹的订婚仪式。当见到未来妹夫时,突然情绪激动,暴跳如雷,冲上去就是拳打脚踢,边打边气愤的吼道:“特么让你当年非要拆散我和你妹,现在想娶我妹,门都没有!”@被水淹死的鱼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