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10点半了,那个卖烧烤的还没出现,我给摊主打了个电话,摊主不耐烦的说:“麻痹的,这么多年我卖烧烤一直自由自在,直到碰到你了以后,我突然有种上班的感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