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人路上吃早点,最多攥把煎饼果子、鸡蛋灌饼之类,南方人就精致得多,比如江西、湖南,左手捧碗滚烫的粉,右手持筷,静能吃粉等红灯,动能吃粉过马路。
我倒是见怪不怪,湖北人一样满大街行走的热干面呀。
热干面好歹没汤水,重庆人端碗小面能在颠簸的公交车里不洒汤不洒水,这都是童子功呀。

via:弗虑弗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