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枪指着妻子的头,说:“临终再给你说最后一句遗言的机会。”三个小时后,我射杀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