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我所知,自从创世之初,知识分子就被人看不起。直到他们造出了塬子弹,使全世界惶惶不可终日,这种情形才有所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