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原本有两类人:长得好看的和长的难看的,而我们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人:好难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