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小时候,我同桌调皮捣蛋,老师叫他去窗台边罚站。
他没脸见人,用窗帘把自己遮住,只露出一双球鞋。
过了一会,老师气消了,叫他回座位,他还是站着不动。
老师:“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是!”
过去一撩窗帘,发现只剩一双球鞋在窗帘底下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