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的我只能靠设备来维持生命,瘫在床上,全身唯一能动的只有手指。父亲实在不愿看见我再痛苦下去,他眉头紧锁,闭着双眼,把wifi关了